2011年8月6日 星期六

【逆流之3】中二 (上)

雲林虎尾,一九九八。那時的白天大家只去三地方:平日學校,假日早上網咖下午球場;那時的晚上大家偶爾上上奇摩家族、即時通說些言不及義的話,實際上都不知道彼此到底在幹麻。透明和不透明的界線還很分明的年代。

L借了安室奈美惠的「Sweet 19 Blues」、「Concentration 20」、「181920」給我(似乎還有綠樂團,但不太記得是哪張了,後來我自己去買了「Los Angels」),說日本的流行音樂很好聽;鋼琴老師的桌上放著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我借回去,後來也買了一張;老爸的CD架上放著友坂理惠的「むらさき」。我已經不記得這些的先後順序了,但它們都把我的目光帶往了那個變態的國度。

   
 安室奈美惠 - Can You Celebrate

 
ともさかりえ - 木蓮のクリーム

真正命運的時刻是某個禮拜六下午,亂轉台轉到華視,結果介紹音樂總是穩重無比甚至讓我聯想到現在老闆的余光老師正好介紹了一個日本團。矇昧的當時至少也知道余光應該是西洋掛的,好奇心驅使下把那支MV看完了,第一時間只覺得那個被刺死的Bass手演得也太雞歪了吧,對音樂本身倒是沒什麼感覺。

 
L'Arc ~en~Ciel  - Pieces (的廣告)

其實看完之後就什麼都忘光光了,但好死不死,某天聽飛碟的廣播節目竟然又剛好聽到Hyde好像來台灣宣傳「Ark」,不知道哪根筋不對,還是被什麼關鍵字說服了,我竟然決定去買。當時家裡一直沒有零用錢制度,要買什麼東西等於都要接受審查,CD這種「娛樂奢侈品」更是不能隨便買,真不知當時的決心是哪裡來的。

打開一放,噢,吵死了(那是一九九九年夏天,在那之前我聽過吉他破音開最大,鼓點最滿的音樂有可能是伍佰......,五月天第一張創作專輯也是在那年的七月七日發行的,不過大概又隔了幾個月才真正大紅,成為全台灣校園下課、吃飯時間的背景音樂,那時我已經完全進入彩虹了) ,但音樂中堅定、耽溺、濫情的部份成為了錨,讓我還能每天晚上在那些混亂的聲音中漂。到最後跟著唱,為了知道自己到底唱了什麼鬼,還用錄音帶錄下來,一個地方一個地方修。

我把「Ark」 借給O,O也很快就去買了,甚至還追加買了我沒買的「Ray」,後來他幹了他哥的Glay、買了Gackt、X Japan......雪球就這樣滾開了。我們的嘴巴上開始會掛著「搖滾樂」、「吉他」、「來組團吧」。


Glay - Be with You (出自DOME TOUR pure soul 1999 LIVE IN BIG EGG)

最後我說一起去學日文吧(雖然大家都以為我是在討好L),O答應了。1999年,全台灣的學生都在〈尬車〉的時候,我們〈Driver's High〉去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